加入收藏 | 阅读历史 | 登录/书架

鬼医权妃:病娇王爷,别撩已完结全文阅读 清漪闻者闲闲

时间:2019-10-07 06:37 /古代言情 / 编辑:华特
火爆新书《鬼医权妃:病娇王爷,别撩》由闻者闲闲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清漪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“我会平安回来,小五乖。” …… 半个时

鬼医权妃:病娇王爷,别撩

推荐指数:10分

阅读指数:10分

《鬼医权妃:病娇王爷,别撩》在线阅读

《鬼医权妃:病娇王爷,别撩》第117节

“我会平安回来,小五乖。”

……

半个时辰,说长不长,说短也不短,清漪终于在自己的腿脚发麻之前,把亥时等来了。

她站直身子,目光紧紧地盯视前方,就在两方侍卫即将交接换防之际,城墙之上的守卫没有到位之际,纵身一越,翻过巍峨的高墙,进入了魏王宫的外围。

就在她落地躲进一处无人的墙壁那一刹那间,另一道黑色的身影也紧随而至。

高高的城墙上,风在烈烈的吹,换防的守卫重新到位,却没有人发现前一刻已经偷偷潜入魏王宫的二人。

清漪按照地图所示,很快便找到了魏王宫的奎章阁所在。

奎章阁,是魏王宫存放典籍的所在,整个大魏最珍贵的书籍资料都收藏在这里,这也是她为什么会来这里的地步。

本以为这里会有重兵把守,可门口并没有守卫,只在不远处站了两列太监与侍女七八人。

奎章阁内灯火通明,难道有人在?

可是他们为什么不站在门口把守,反而故意离开了些距离?

清漪管不了那么多,她难得寻到这个机会潜进来,不能因为屋子内有人,便退却了。

这奎章阁内有建有三层,前门有人在看守,虽然离了些距离,可是从前门入太明目张胆。

她绕到宫殿侧后方,抬头看了一眼,往后退了两步,一个小短跑,纵身一跃,抓住凸出来的窗檐便攀了上去。

而身后一直紧跟她之人望着她的身影消失在阁楼上,眼色微微一沉,轻轻一个纵身,如轻羽般飞掠上去。

清漪没想到这二楼的窗户竟然是开着的,轻松一跃,便进了奎章阁里面。

不过清漪发现窗台边的地上留了些印记,湿|湿的,一直朝着前方延伸而去。

清漪蹲下身看了一眼,是水?不像?

她站起身,寻着印记而走。

如此轻而易举的便进了这奎章阁里面,她甚至都有些怀疑是不是太轻松了些。

☆、【207】宁王凤锦

她眼中充满震惊,而面前之人却浅浅一笑。

就在她惊讶失神的刹那,手腕反被扣住,手中匕首被夺,天旋地转,本是她将他压在书架上,如今,却改换了位置被他从背后制住。

这一切动作的瞬间,清漪脑海中闪过一些零碎的片段,很快,这些片段便组合在了一起。

她蓦然回首,不可置信地望向身后之人,却没预料到脸上黑纱悄然滑落。

对方伸手,将她掉落的黑纱轻轻接住,对她做了个嘘声的动作,便松开了她的双手。

身体再没有束缚,她从他怀中离开,那夜晚上被突然闯入的画面重新浮现在脑海里,原来是他!

难怪后来见到他,总是对他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,尤其是这双眼睛,总觉得是在哪里见过,却又想不起来。

现在她知道了,那天夜里的人就是他!

宁王爷凤锦。

那日被他连番戏弄,后来她才打听到,原来那日前来拜访是这大魏国的三皇子,同行的还有北辰质子,宁王凤锦。

她夜闯大魏王宫是来寻找一部遗失的医书,却不知这位宁王爷,半夜偷偷潜进皇宫是要做什么呢?

哦,对了,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,上一次,好像还惊动了整个魏王宫,魏王还下令搜查全大梁城。

清漪靠向身后的书架,目光朝凤锦望去,凤锦亦朝她看过来,伸手,将匕首还与她。

清漪把匕首拿过来重新收好,凤锦靠向了对面的书架,两人就这么面对面,什么话也没有。

而书架外的呻|吟之声却还在继续,“嗯……皇上,不要了……”

“朕还没要够呢。”

“皇上说话可是要算数的,您可是答应臣妾,让臣妾今晚回韩府的。”

“今夜天色已晚,明日再回去也不迟。”

“臣妾也想明日回去,可是家中传信过来,母亲病重的厉害,若不是为了伺候皇上,璇儿早就回去了。”

女子语带娇嗔,“如此两难,叫璇儿可该如何是好?”说着,声音抽泣,便即将要哭了起来。

宫中女子数不胜数,却为何偏偏要宠幸她一人,清漪就不明白了,这世上还有什么比人的性命还重要。

为了伺候好一个权力至高无上之人,就连至亲都可以不顾?

她冷冷一笑,神情变化却什么也没逃过凤锦的眼眸。

他看见她眼中的不屑与嘲讽,她的感觉他又何尝不懂,只不过,自小他便见惯了这王宫内外的人情世故,这,根本算不得什么。

“好了,都是朕不好,朕这就安排銮驾送你回韩府,莫哭了,莫哭了。”

“谢皇上。”

“来人呐……”

男人浑厚的声音朝外面唤了一声,随即便有宫人上来伺候,清漪与凤锦对视一眼,两人一前一后往前,去了书架的另一头,侧身躲过宫人的视线。

一番收拾之后,烛火渐熄,奎章阁的大门便被带上。

(117 / 524)
鬼医权妃:病娇王爷,别撩

鬼医权妃:病娇王爷,别撩

作者:闻者闲闲 类型:古代言情 完结: 否

他久病多娇贵,妖孽又腹黑,是病娇的要死的一国‘质子’。她傲慢且骄横,手辣兼心狠,是傲骄的要命的一府‘丫鬟’。她不过是在那晚不小心压了他,却被他像狗皮膏药地死死粘着,一路狂秀恩爱……某清叫冤:绝非自愿!纯粹被逼!天可作证!某男好奇:那…昨晚是谁在本王耳边说‘你就是我的心我的肝’;又是谁将本王的衣服扒得一件都不剩?还有……某清发飙:凤锦,你大爷的有完没完!昨晚就是老娘把你睡了!你有意见?某人浅笑:没意见,不过…今晚我们换个姿势…

★★★★★
作品打分作品详情
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